当前位置:首页 > 谈歌论词 > 详细内容
台湾著名词人陈乐融: 旋律是肉体,歌词是灵魂
发布时间:2011-4-25  阅读次数:30325  字体大小: 【】 【】【


           《我,作词家》展现词作家风采 自称为了“抢救记忆”———

  《再回首》、《天天想你》、《感恩的心》、《潇洒走一回》、《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这些歌曲的旋律一响起,人们大都会唱出其中的歌词。而这些歌词都出自台湾著名词人、曾任职飞碟唱片九年的陈乐融。
  身为台湾词人中的一员,陈乐融痛感“流行音乐界,真的很不重视文字的历史”,于是采用与台湾14位词人访谈的方式,谈创作历史和心境,汇成《我,作词家》一书。在接受记者电子邮件专访时,陈乐融谈到歌曲创作的感受时说,“旋律是肉体,歌词是灵魂。人多爱肉体——我也爱——但我无法忍受没有灵魂、没有个性地活着。”

  ■绝没想过这辈子成为词作家
  陈乐融在流行音乐界的经历也颇有传奇性:毕业于成功大学土木工程系,1986年进入流行乐坛,成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华语歌坛知名作词家及唱片企划人,企划包装过包括王杰、张雨生、小虎队等数百位流行艺人及专辑。回首过往,他说自己从没想过这辈子成为词人。
  他回忆说,“我上大学很痛苦,历经转系、转学不成,和爸妈谈好条件,会替他们拿到土木文凭,但此后升学就业由我自主。感谢爸妈遵守诺言,也庆幸自己能够在最难熬的时候(包括课业不合格和要求重读一年)也不曾失志。我依然大量阅读、写作、参与社团和校内外活动,当然,也不断修习爱与被爱。那个时候不确定自己毕业后靠什么谋生,只确定自己不会去当结构或土木技师。当时在课业外打下的各种创作、传播、策划、营销兴趣与能力,终生受用。”
  自称“从文艺儿童、少年、青年一路走来的”,陈乐融说自己上大学时“没特别想过该写什么,我比较正式的词作,是在当兵时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向唱片公司投稿”。但他后来历任天下杂志、飞碟唱片、华纳音乐、飞碟电台等主管,尤其是任职飞碟唱片九年中,与陈志远合作了《感恩的心》、《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等脍炙人口的歌曲,成为影响了华语流行乐坛的重要词人,虽然他自称与陈志远这辈子讲话不超过十次。
  陈乐融坦言,上大学时,“我绝没想过这辈子的主力身份变成词作家,就算倒退回去20岁出头,依然无法想象。甚至,到现在,我还是无法只以词人看待自己。”而他现在身份多样,是作家、作词家、编剧、策划,还是网络电台主持人和鸥业新媒体公司首席创意长,“二十多年来写歌词只占了我非常小的一部分时间和精力”。
  ■写歌多为定制作品但仍能辨识
  虽然创作了无数好歌,陈乐融却向记者表示,与随心创作相比,自己的创作“绝对是定制为主、为先、为大宗”。在创作方面如何实现商业与艺术的平衡?他的回答直接明了,“事实上,市场会平衡你,而不是你平衡市场”。
  之所以作品以定制为主,陈乐融说,“因为这是商业唱片公司。我是从公司职员爬到主管,从写第一首流行歌词就是写给我私下完全陌生的歌手,这怎么‘作自己’?但是,你持续地写,那不可能复制的自己还是会在所有的定制工作中,涓滴流出。于是,作词家尽管笔下的文学纯度普遍不如纯文学作家,但能够蔚然成家的,绝对有内在的宝藏可以挖掘。同时,喜欢他们歌词的听众,也非常容易辨识出他们的‘签名’”。
  他举例说,“我曾帮电影《珍珠港》的主题曲填写中文词,即阿妹演唱的《排山倒海》。一位老同事就跟我说,她一听就猜到这是我写的。又比如,我很能听出姚若龙的笔法,几乎十拿九稳能猜着。”
  由于是唱片公司企划专员出身,陈乐融被人称作“跨商业与艺人的混血王子”,即市场与艺术平衡得很好。对度的掌握,他有自己的看法,“事实上,市场会平衡你,而不是你平衡市场。当我写得深一点,可能就被老板或制作人要求修改或直接弃而不用;当我写得浅一点,可能市场上其他喜欢有深度的文字的老板或制作人,就不会想找我合作。这是一种动态的恐怖平衡。”
  陈乐融说,在创作中,“我从来没有为‘缺乏灵感’所苦,只有为‘表达不够完美’所苦。当然,随着一个想法被落实、完成,往往还得面对‘不为他人接纳’所苦。生活里,我做得最多的绝对不是写词、听歌,或者大家以为的跟流行音乐相关的事,但所有其他的活儿,谁说不能滋润我们的创意血脉,不能在那些交错的大脑神经元中,觅得一丝藏身之处,等待所谓‘灵光闪现’之所需?”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邮箱投稿:731283538@qq.comwlcikan@163.com 

网站管理: 晓达  电话:18600514919 建勇  电话:13715309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