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歌论词 > 详细内容
如何突破歌词创作的瓶颈
发布时间:2017-5-9  阅读次数:965  字体大小: 【】 【】【

写歌词久了,思维容易陷入一种固定僵化的模式,老套的句式和格式、频频出现的语汇、人云亦云的句子……有些词作者会发现,越到后面,写歌词越难,因为各种各样的句式、格式几乎都尝试过了,再加上歌词受韵辙、字数等因素的限制,同样的韵脚,就容易出现同样的词,同类的题材,就容易出现同类的角度,思路打不开,歌词创作深陷瓶颈的困扰。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歌词的风格,风格固然重要,但如果写出的一百首歌词都让人跟看一首歌词感觉一样,这就不是个好的现象。每位优秀的词作者,都应该不断尝试突破自己,新的句式、新的格式、新的语境、新的切入点、新的思维……让每一首歌词给人看到都能眼前一亮、心里一动。那么,如何才能突破歌词创作的瓶颈呢?笔者根据自己多年的创作经验,谈谈个人的感悟。

首先,要找准切入点

找准了切入点,一首歌词的成功就八九不离十了!这个切入点,从何而来?这是令广大词作者们同样苦恼的。其实所谓的切入点,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灵感。有时候灵光一现,一首好歌词便一挥而就了,速度之快,角度之独到让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灵感当然不是凭空就能找到的,它的出现靠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靠一个善于思考的头脑,靠一种经验的日积月累。生活中其实时时处处都躲藏着灵感,一朵花开、一阵微风拂过、一只飞鸟掠过、一句无心的话、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可以是点燃我们灵感的导火索,有心人往往善于捕捉这个瞬间,捕捉生活中任何能激发灵感的细节。海政文工团词作家王磊写过一首著名的军旅情歌《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这个独特的视角并不是王磊凭空杜撰臆想出来的,而是真有其事。“1997年,年仅20多岁的王磊还是上海空军政治学院政工系的新生,一个周末走在学院门口处,不经意地看着本学院的女生着便装来往于学院门口,突然,一个美丽的女孩经过门口站岗的哨兵跟前,就在那时,忽然吹来一阵风,吹起女孩的秀发,拂过哨兵的钢枪,而手握钢枪的哨兵岿然不动,依然保持着冷峻的面容,这一瞬间构成了一幅无比震撼的画面,一下子激发了王磊心中的创作灵感——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美丽的句子就这样诞生了,王磊一口气写出了这首军旅情歌,又一举获得了成功。”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记得雕塑家罗丹说过:“生活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这话对歌词作者来说同样适用。假如王磊不善于去观察,他不会看到这样动人的画面,假如王磊不善于去思考,这样的画面看了也就看了,碰撞不出任何灵感的火花。而另一位同样以写军旅歌词著名的词作家石顺义,创作过无数首脍炙人口的好歌词,如:《说句心里话》《一二三四歌》《兵哥哥》《想家的时候》《我的士兵兄弟》《白发亲娘》……纵观他的每首歌词,都是朴实无华的,身边确确实实发生的,似乎谁都可以写的出的,可又是谁都没想到写的,他的歌词的切入点都抓的非常好,这一点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要突破歌词创作的瓶颈,不妨可以填词

方文山就是以填词而著名的。填词这是一项特别需要脑力的活,比单纯地写歌词要难,因为这对词人的素质要求较高,不只起码要懂点音乐,而且要明晰音乐的各条脉络,音乐所要表达的内涵,还要把字一个一个地嵌到那音乐里去,一毫不差!虽说这有点像一种文字游戏,但填词要填得好,就需要一种高超的技巧。方文山碰见周杰伦,就像天雷勾地火,一个有好曲、一个有好词,而且都对传统的东西敢做颠覆,不成功是不可能的!方文山“擅长拆解语言使用的惯性,重新浇灌文字重量,赋予其新的意义,纺织出新的质地,建构后现代新词风,其创作的词中充满强烈的画面感、浓郁的东方风……”且不说是周杰伦成就了方文山还是方文山成就了周杰伦,我想要是没有周杰伦的曲子在先,他的这种擅长拆解语言使用的惯性一定会打折扣,音乐就是这么奇怪,当一个人具备了足够的写词的水平后,内心的音乐感总是会使你往一种固有的模式里发展,而一旦有别的音乐出现,这种固有的模式就会被打散,能够致使写出令人耳目一新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新的风格的歌词。

突破歌词创作的瓶颈,一定要有感而发

常常是这样,当你对一件事情颇有感悟后,真情便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在这种状态下,一首好歌词的诞生往往就水到渠成了。而当你为写而写,越是冥思苦想越是脑子里一团糟,茫然理不出头绪,笔头生涩,灵感枯竭,这时候,就需要先放一放,撤退、静养、休整、等待能量的积蓄。

有感而发写出的歌词往往思路顺畅,思维清晰,写好后自己也会比较满意。当然,要想一首歌词让人家满意首先就要让自己满意。如我早期写过一首《烟火女人》:

她不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她身上总是沾了淡淡的烟火气息/爱情给不了她想要的面包和空气/系上了围裙,那个厨房就是她全部的天地/她是个烟火女人/躲不开柴米油盐,琐碎的日子/谁曾看见那个男人为她怜惜/哦,寂寞在红尘之中的那一种美丽。

她不是那个永远不会变老的天使/她心里总是装着自己的男人孩子/爱情给不了她想要的骄傲和高贵/挽上了发髻,一日三餐就是她所有的生计/她是个烟火女人/甘心过柴米油盐,平淡的日子/谁曾看见烟火背后她的美丽/哦,消逝在岁月深处的那一声叹息。

这首《烟火女人》是我的一个朋友芸的真实写照,芸很美,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为了老公孩子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做了全职太太,每天烧饭洗衣做家务照顾一家人的生活起居,然而她的甘心付出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回报,几年过去,芸在烟火的熏烤中失去了年轻时的美丽,老公也弃她而去爱上了别的女人,这样的结局让人唏嘘慨叹。其实,历史上和现实生活中是有很多像芸这样原本美丽的女子,默默付出不为外人知,最后消逝了她的美丽。有了这些想法,这首《烟火女人》便应运而生了,很快就写成,写好后也未经怎么修改,虽称不上什么佳作,还是所有自己的作品中比较令自己满意的。


突破歌词创作的瓶颈,一定要活用汉字

中国的汉字千千万万、浩如烟海,我们只是取出其中的极微小一部分来用。老祖宗造出的每个汉字都是及其生动的,都会说话会唱歌,一个字可以有很多意思,在这里是这种意思,在那里是那种意思,用的好是画龙点睛,用不好是画蛇添足。有些高手还能够独创汉字的用法,想别人所未想,令人拍案叫绝,令人叹服。以方文山《青花瓷》的一段歌词为例:

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於碗底/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著你/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个人觉得歌词中的一个“惹”字最传神最妙不可言,“惹”有招惹的意思,是歌词里极不常见到的字,因为它看起来并不那么美,也似乎很难唱,然而经过方文山的妙笔,顿然鲜活起来。“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一连三个惹字,用比兴的手法,把“你”推至观众的眼前。芭蕉会惹骤雨吗?明明是骤雨无情打到芭蕉上,门环会惹铜绿吗?明明是久未有人来门环自己生锈了,“我”又怎么“惹”了你?明明是你的美丽让人日思夜想,相思成病!那“我”又是怎样惹“你”的呢?这个过程让人遐想让人费疑猜让人兴致盎然,强烈的画面感时空感跃然而出。

虽然“惹”字古已有之,但用在现代歌词里应该说还是方文山的独创,谁的歌词里再出现,就是借鉴就是模仿了!写歌词需要这样的“独创”。歌词虽然就那么几个字,每个字却都要经得起推敲,每个字都要精确无比而且有自己的个性,古老的汉字,我们不仅要会用,而且要活用、妙用、合理地用。



突破歌词创作的瓶颈,心里要有音乐

有人说,好的词作家起码是半个作曲家,确实如此。一个词作者如果不通音乐,歌词写作的格式和模式就很难有创造性,因为,歌词本是唱着写的,每一句歌词内在的音乐感觉都应该是随着词人内心的音乐旋律流淌出来的,当你内心唱着摇滚乐,词风定有劲爆感,内心唱着迪斯科,词风定欢快动感,内心音乐是中国风,写出来就不会西北风,内心音乐舒缓,词风也就抒情,在具有雄厚文学功底的前提下,加上音乐的感觉,笔底才能纵横捭阖、收放自如。只有掌握了各种音乐的特性,才能写出风格各异,花样翻新的作品。歌词是一门音乐文学,与音乐的关系密不可分,所以,加强音乐素养,也是我们必修的一课。



突破歌词创作的瓶颈,要去寻找创作的源头活水

闭门造车,绝对是造不好车的,也许有人不乏想象力,借助网络,借助经验,借助过去读过的书,也可以写出动人的歌词,但要写出格局宏大,题旨宽泛的歌词来就不太可能,比如写军旅题材的歌词,如果词作者没有当过兵,没有切切实实体验过军营生活,我想他肯定是写不出好的军旅歌词来的,即便勉强写出来,也一定缺乏细节的生动。写地方宣传歌曲,如果没有亲身去过那个地方,对那里的每一寸山水都非常了解熟悉,写起来就心中没底,无法得心应手,往往会写成几个景点的罗列,写得再美,也会有缺乏真意,卖弄笔墨之嫌。生活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创作的源头活水就是生活,就是真真切切的体验,就是走出屋子扎根基层,对歌词作者来说,经常采采风体验生活是必须的。

写歌词很简单,写好歌词却很难,突破歌词创作的瓶颈有各种方法,归根结底还是综合实力的拔高,真正优秀的词作家皆正视自己的劳动创作,深入钻研,努力修缮,而不是当它为游戏文字的雕虫小技。当一个词作者遭遇创作的瓶颈时,这说明他在进步,一旦突破这个瓶颈,一片广阔的创作前景就摆在他的面前。


不断加强各方面素养,为突破自己提供尽大可能

歌词文字量有限,却容量巨大,涉猎范围可以极广,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音乐、文学、美术、历史、政治……无所不包,无所不容,优秀的词作家大都饱读诗书,经验丰富,写各类题材的歌词他们才能得心应手运用自如,各种典故信手拈来,妙语连珠。已故歌词大家阎肃老师一生创作了1000多件脍炙人口的文艺作品,获得100余项国家和军队文艺大奖,这绝非偶然,他对《雾里看花》这首歌词的创作感悟如是说:“……如果我没看过川剧,就不知道川剧里的踢腿绝活,如果我书没看够,不知道佛经里有天目、慧眼这些典故,就想不出借我一双慧眼、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这些词来……”因此,闲暇时多看看书,特别是看古典诗词、历史典籍,哲理散文,对提高我们的创作能力大有裨益。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邮箱投稿:731283538@qq.comwlcikan@163.com 

网站管理: 晓达  电话:18600514919 建勇  电话:13715309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