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歌论词 > 详细内容
歌词的品位
发布时间:2010-7-26  阅读次数:31993  字体大小: 【】 【】【


吴广川
  
在对歌词艺术的感悟中,我想就歌词的品位这个问题,谈谈一己之见。
所有的文学艺术都有个品位问题,而作为音乐文学的歌词,在品位上,除了具有和其它文学门类的共性外,也有其独具的个性。它的品位我觉得可以分成这样三个方面,即文学品位,音乐品位,文化品位。
  
文学品位
  
歌词的本质是诗。和当代新诗相比,由于它的短小精炼和富有音乐的节奏感,我觉得它更接近中国诗歌的母体。常在一些刊物上看到有人说:一首好的歌词就是一首好诗。有位词家干脆说:我把歌词当诗写。这都说明歌词要具有文学品位,要富有诗意。事实上,我们词家的许多作品,都是很富有文学品位的,如果叫我举例,我可以举出很多很多,如乔羽的词《说聊斋》、《黄果树大瀑布》;阎肃的词《长城长》、《雾里看花》;晓光的词《那就是我》、《我像雪花天上来》等等,这些词都是可以当作诗进行反复品读的。
如此说来,和有些富有文学品位的歌词相比,是否有些词还少了或不太具备文学品位呢?我认为是存在的,这个问题应当怎样认识?我认为还是要具体珍对某件作品而论。
比如一些经典歌曲《我是一个兵》、《我们走在大路上》、《歌唱祖国》等等,无疑这都是深受广大群众所喜爱的歌曲,这种喜爱的原因难道仅仅是它的音乐旋律吗?不,也包含有歌词。我甚至觉得,以上这几首歌,也只有这样风格的词配上这样的曲,才会产生这么强烈的社会效果。但这几首词,我们从文学的品位去感悟它,却似乎少了些诗意,但我们又不能不承认,这确是几首好词,它已为历史所证实。说它少了些文学品位,是由于这几首歌曲所选择的题材、风格所决定的,即有些歌词,由于题材和社会时代的需要,不宜写得太文学化,太诗意化,太柔婉,它要求明朗、坚定、铿锵、有力,它要更富有群众性。写到这里,我想到在中国举办的奥运会的会歌《我和你》,这首歌的歌词曾引起争议,被有些人说成是顺口溜。就我的看法,这首词若从文学的品位来审视是少了些诗意,有些一般化了,但从表现奥运会的主题和音乐的角度来审视,这首词我认为是应该肯定的,是基本上完成了任务的,虽然它还可以写得更精彩一些,更诗意一些,更有文学品位一些。
由于受题材的限制,抑或受某种政治宣传的要求,有些词不宜写得太诗意太文学化,因此,我们不必过分地强调歌词的文学性,但从对歌词总体的审美来讲,我们又要强调歌词的文学性,即或你写的是一首政治歌曲,宣传歌曲,也不要尽是那些政治宣传口号,需知,这类宣传政治口号太浓的歌曲,可能会传唱一时,但传唱长久却不容易,还是多一些文学品味好。举个例子,解放后歌唱祖国的歌曲创作了很多首,最终能留传的也就是那么几首,其中乔羽的《我的祖国》为什么至今还为人们所喜爱传唱,包括新一代的年轻人也爱唱,仔细想,还是这首歌的文学品位很浓厚,它的歌词优美,意象新颖,富有诗意,而这种诗意的美又不是像某些歌词虽然很文学性很诗意化却不够明朗甚或有点深奥艰涩不能达到雅俗共赏被广大听众所普遍接受的要求。
时代在飞速前进,今天的年轻人和我们这一辈人所接受的文化教育已大不相同了,整个民族的文化素质在普遍提高,这种文化素质的普遍提高决定人们在歌曲的审美上对歌词的要求要更富有诗意富有文学性,试看今日的词坛,许多词写得很诗意化,甚至有的词还有点朦胧诗的感觉,同一个题材,老一辈词家写和新一代词家写会大不一样,即或同是一个词家在面对同一个题材时,过去的写法和现在的写法也会大不相同,在新的时代,他们都在力求从语言上能出新,写得更诗意一些。


音乐品位
  
歌词被誉为音乐文学,这就注定它的创作必须要有音乐性,即要有音乐品位,在这个问题上可能是没有争议的,问题是,歌词怎样才能写出音乐品位来,这倒是许多词家在思考的问题。
歌词写的有没有音乐品位,作曲家最能感知到。一首词拿到手,作曲家看了,立即就生出创作的欲望,就有旋律的荡漾和冲击感,这至少说明这首词有音乐性,有音乐品位。但这也并不绝对,同样一首词,这个作曲家看了有创作欲望,而另一个作曲家却没有感觉。而有时候,一首很诗意化的词,读了音乐感并不强烈,而却在某个作曲家眼里有一种内在的旋律冲动,最终被写出一首很好的歌,比如黄晓茂作词的歌曲《懂你》,这首词是很诗意的,句式也并不明显地很富有音乐感,许多作曲家看了可能会找不到创作的感觉,而却被作曲家薛瑞光写出一首感人至深的歌曲来。
当然,这是指个别词而言,如果一首词出来,许多的作曲家都争相为之谱曲,这应该说明这首词是很富有音乐品位的,而一首词出来,总也无作曲家问津,就要对它的音乐性打个问号了。一首词的音乐品位我觉得包含这样几个方面:一是它的句式要短小精炼,作曲家在对旋律的创作处理时歌词要付合作曲的要求;二是它的节奏要清晰,不可像散文诗一样太散太随意,即或像周杰伦演唱的《青花瓷》,虽然句子有些长但节奏感很是很明显的。三是从内容上讲这首词感情色彩很浓,容易触发人的演唱欲望,而不是像有些词,虽然从句式、节奏上看也付合歌词的形式,而内容却很寡淡,甚或平庸,不能给人以美感,我觉得这样的词,也是没有多少音乐品位的。歌词的音乐品位应是和歌词的文学品位、文化品位融合在一起的。而最终,一首词的音乐品位,还要看这首词被谱曲后被受众所喜爱的程度和传唱的是否久远而定。
  
文化品位
     
这是一个大的课体。一首短小的歌词,也可谈论它的文化品位吗?它能负载起这个厚重的词吗?我觉得不仅可以,而且应该探究。
有些歌词,由于受题材的限制,虽然写得很美很诗意很感情色彩,可能从文化品位来审视它,却没有多少涵蕴;但有些歌词,文化涵蕴却很丰厚,即很富有文化品位。
一首歌词的文化品位,来自它选择的题材、表现的主题、营造的意境、构成的语境等,其文化蕴涵可能会有大有小,或深或浅。其实,每一首歌词,都是一种文化的展示,有时,我们只要看一首歌词的题目,即可知道这首歌唱的是什么,或在展示一种什么文化了。
比如《青花瓷》,一看题目就叫人感到有一种历史文化的涵蕴,细看,作者原是以青花瓷作历史文化背景来写一段江南美丽的爱情。最近,读了南京词家高安宁写的《秦淮八才女》,其中写到马湘兰、卞玉京、董小宛、柳如是、李香君、陈圆圆、寇白门、顾横波等,感觉写得就很有文化品位,这种感觉不仅是这八首词写的是这秦淮河边的八个才女,还因为作者的语言很古典雅致,其营造的语境恰和这八个才女的身世性格相吻合。我喜欢听一些少数民族的歌曲,如《蝴蝶泉边》、《小河淌水》等,它除了给我一种音乐美的享受外,还会给我一种带有少数民族特点的地域文化的享受。而一些部队歌曲,如《长城长》、《咱当兵的人》等,则给了我们一缕豪迈的军魂,一种军旅文化的品位;歌曲《白狐》取材于《聊斋》,写了一个人鬼相恋的故事,则向我们展示出一种神话传说的文化内涵;听了《雾里看花》等歌,我们不禁会对生命对滚滚红尘产生感悟,会感到歌中有一种空灵感,似有一缕佛教文化在里面;而听一些翻译过来的外国歌曲,我们则可通过歌曲的媒体去了解国外的文化特色和品位……
  
对一首优秀歌曲的评价不是很简单的事,我认为一首歌曲的成功,至少要有音乐的品位,即旋律要优美好听;再是歌词的文学品位,要叫人读着感到写得不俗,有特色;三是要有文化品位,要耐品,耐悟。比如我们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就是三者俱备的好歌,它的音韵铿锵,它的文字生动,它所蕴涵的文化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魂魄的浓缩概括,它的旋律的飞扬凝聚着我们民族的精神。当然还可举出许许多多这三者俱佳的歌。可有些歌曲,如少儿歌曲,我们则不必在文化蕴涵上对它要求过高,它只要写得明朗、欢快,只要能达到音乐美、文学美的结合,孩子们喜欢唱就可以了。


记得在电视上看《青歌赛》时,坐在嘉宾席上的徐沛东和阎肃二位老师反复说:听歌要听味。我的理解,这个味字就是要感受这首歌的品位,即感悟歌中蕴涵的那种音乐的美、文学的美以及文化的含量,不知我的这种感受对不对,还请方家指正。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邮箱投稿:731283538@qq.comwlcikan@163.com 

网站管理: 晓达  电话:18600514919 建勇  电话:13715309264